举手之劳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04日来源:本站 作者:戴亚武 浏览:

    自武昌站上车,在靠走道的座位坐定后,我就开始看起手机或读起书来。临开车前虽然发现正前方的座位来了一位大姐,拿着车票操着一口襄阳话问旁边的旅客,这是不是她的座位。在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就紧张地坐下(因为自她坐下座位靠椅就一直没有调整放倒过,估计很少出门也不会操作)。

    密集的上座率加之比其他动车都窄的车体,在大家都身着冬季衣物下就分外的拥挤和炽热了。好在动车到了随州之后,离去了很多旅客,车子就空旷了许多。特别是我前面的一排三座位都空了,我赶紧给自己调换到前排靠窗的座位上并暗想终于宽敞了和避开了旁边那个笑得肆无忌惮笑着的小伙子了(他自上车就带着耳机看着“搞笑”的视频)。

    这时,突然发现前排的大约五十岁左右的大姐又回到了座位。可能是发现我惊讶地看着她的缘故,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我以为到了襄阳,谁知道到了站台一问别个,才知道没到。”“师傅,你去哪儿?”大姐接着问我。我回答说去襄阳。听到我的回答,她顿时兴奋起来,说她也到襄阳,并问我到了襄阳能否提醒她?我说可以呀,不过这趟动车只到襄阳东。接着她又问我襄阳东怎么去襄阳站。车上一位热心的老乡告诉她,坐23路。她说她侄子告诉她坐24路。老乡又告诉她24路也可以。后来通过她的絮絮叨叨,我才算明白她是襄阳石桥人士,几乎很少出门。这次到武汉来看侄子。回来时侄子将她送到了武昌火车站,并告诉她从襄阳东坐24路去襄阳站。然后再从襄阳火车站在走到长途汽车站,搭公汽回石桥。并告诉她,万一不会走就打的回石桥。她出门很害怕,在武汉问路的时候,她说的别人听不懂,别人说的她听不懂。

    说来惭愧,我在襄阳呆了上十年,除了听襄阳话一丁点的障碍都没有,其他的地方我知之甚少。我赶紧上网查了一下石桥在何处,又上网查了襄阳东是否有长途汽车站?是否有直达至襄阳火车站的公交车,需要多少时间?如果从襄阳东打的去襄阳火车站需要多少钱……反正,咱就比大姐会一点使用手机的本领。当我告知大姐,从襄阳东坐公汽去汽车站估计得一个多小时,加上今天襄阳下雪,时间估计需要更久。大姐不禁担心起来,因为她知道下午过了四点就没有长途车去石桥了。当获知打的去那里不超过二十元后,她又有点决定打的过去,甚至如果不超过一百元,她就打的直接回石桥。反正她怕再问路折腾。

    打的回石桥一百元估计不太可能,为了赶上回家的长途汽车。我建议她打的去汽车站,这样可以节约时间。她很感激地看着我,特别是听到我许诺将她送到出租车或公交车旁更是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她是如此的紧张和不安,以致临进站我提前去了一趟洗手间,她都担心地问了一声“到站了?”

         襄阳的大雪如期地下着。车站站台很滑,我走得小心翼翼的,同时也担心跟在后面的大姐被滑倒。我能看出大姐倒是很有心地几次想过来帮我拖着我那厚重的箱子,她自己的行李并不多。不说帮忙,她有这心我就很满足了。由于从来没有从襄阳东车站出站过,出了检票口,我很蒙圈。对面倒是有个长途汽车站,但是没有开始营业。我们只能选择打的。等我们找到打的的地方,才发现等候的旅客已经排成长龙。纷纷的大雪扯天扯地飘着,脚下全部是泥泞的雪水。凌冽的雪风中候车可不是啥好滋味。大概等了二十多分钟,我们终于进入候车棚内,也很快快要轮上了我们。可是这时,突然没车了。我们只能继续在寒风中等待新的送客出租车到来。最后轮到我们的时候,也巧,就只来了一辆出租车,归谁呢?没法子,我只好冒雪将大姐送到了出租车旁,安顿她坐下。并交代司机将她带到襄阳火车站附近的长途汽车站。司机开口说二十元,今天下雪了就不打表了。大姐一口应下,我也就不便再开口了,我原想让司机打表走,估计十五元左右。但想着万一司机因为这费用原因,给大姐使坏怎么办?

    就这样,大姐走后十分钟左右,我也终于上了出租车。达到酒店,我还在想也不知道大姐是否顺利地登上了归家的长途汽车?后悔自己当初没和她留一个电话好联系。

    (注:其实,我把这段经历记录出来,并不是为了标榜自己有多么的乐于助人。只是这些在以前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在现在这个人人自我防备森严的社会,做起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做完之后甚至有些激动,这就怪了。)

    雪天